首页 > 社会> 战斗英雄深藏功名60多年
战斗英雄深藏功名60多年 2019-11-28 12:57:36   阅读4888

重庆日报

7月16日,包安婷在垫江县沙坪镇白洋村家中养鸡。首席记者谢志强

87岁的鲍安婷留着白胡子和头发,牙齿落在耳朵后面,背部像虾一样。

几乎没有人会把他面前的老人与“勇敢而有精神的”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联系在一起。

长期以来,垫江县沙坪镇柏杨村的村民把鲍安婷视为一个不讲道理、不讲道理的护林员。

没人知道,在村子里当了近50年护林员的鲍安婷,是一名炮手,在上甘岭抗美援朝战役中与黄继光并肩作战,两次获得三等奖。

如果网民“葛翔”没有遇到鲍安婷的大儿子鲍善平,听到鲍善平无意中提到他父亲有一个黑色塑料袋,里面装着两个三等功勋证书、好消息等物品,老人的秘密可能永远藏在山里。

“为了保护我们的国家,许多人失去了生命。有些什么伤?”

今天,只有鲍安婷和鲍善平住在白洋村毛家湾。由于交通不便,其余的村民都搬走了。

"在做了大半辈子护林员后,我无法忍受与这些树林分离。"通往毛家湾的拖拉机路杂草丛生,雨后更加泥泞。群山、草地和树木被斑驳的石墙和灰色瓷砖覆盖。老人懒洋洋地坐在门前。"我将站在最后一根柱子上,守护这些植物."

风扫过山林,老人望着山林的眼睛,依稀是战争的火焰,枪声...

1951年7月,19岁的鲍安廷带着他的部队去了朝鲜战场。

他从小就在农村工作,但又小又瘦的鲍安婷并不小。“营长让我扛机关枪。快乐,随风而行。”在东北军区某团第二营,鲍安婷成了炮手,“苏式重机枪,46公斤。它的威力如此之大,以至于清空一箱子弹只需要不到3分钟。”

记忆中的战争使老人浑浊的眼睛里似乎燃烧着一团火。

当谈到情绪时,老人从长凳上站了起来。虽然腰不能直,但眼睛在发烧。

“从1953年起,我就不能保持直腰,我很幸运能有这样的生活。”1953年,在无名高地防御战中,波安丁手中的重机枪喷火,挡住了蜂拥而来的敌人。敌机在头顶咆哮并投掷炸弹。一枚炮弹在离波安丁不到3米的地方爆炸。“轰”的一声,被冲击波震飞的鲍安婷瞬间失去知觉。

"它全部埋在地下,只露出两英尺。"当敌机投掷炸弹时,同胞黄建国把他从坑里挖了出来。后来,我听到老黄说我的脸流血了,我的眼睛、耳朵和鼻子里都是沙子

救了他一命后,鲍安婷的腰再也不能伸直了。“保卫国家,许多人失去了生命。有些什么伤?”

深呼吸,老人抱着凳子坐下,红着眼睛。

“我不是英雄。真正的英雄将永远留在上海。”

上甘岭只有两座半径为3.7平方公里的小山。因为67年前的那场惨烈的战斗被无数中国人永远铭记。

见证了上甘岭战役的鲍安婷,也见证了超级英雄黄继光舍身堵塞漏洞的全过程。

“黄继光的第15军是主力,我们的第64军是后援,我是负责掩护的炮手。”鲍安廷断断续续地叙述着,恢复了战争的残酷和庄严:

敌人的碉堡挡住了前进的道路,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波相继消失。在关键时刻,作为一名通讯员,黄继光连续三次志愿参加爆破任务。他和两名士兵组成了一个新的爆破小组。在离掩体十多米远的地方,三个人相继倒下。

突然,黄继光浑身是血,站起来,左手拿着一枚手榴弹冲到掩体里。他先把手榴弹扔进掩体,但手榴弹没有摧毁掩体。然后,他躺在掩体的机枪眼里,子弹从他背上打了出来,脊柱断了,鲜血涌出...

鲍安婷用手围了一个圈。"当时我在现场,他胸口有一个大洞!"说到情感的地方,老人闭上了眼睛,但是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。“战场上只有两种英雄:胜利的和死去的。我不是英雄。真正的英雄永远留在上甘岭。”

"我是护林员,只要我在这里,没有人能破坏公共财产!"

1956年5月,复员后,鲍安婷选择返回群山环抱的柏杨村,并从1960年开始成为该村的护林员,持续了49年。

"护林员更自愿,没有多少钱."鲍善平记得,当他的父亲直到2009年什么也做不了的时候,他一年的护林员收入只有380元。

收入很低,但鲍安婷负责他的工作。他不得不日夜巡逻。陆家寨去了宝家寨和三平亮亮,宝安亭管理着一千多亩土地。“作为一名退役士兵,我身体健康。一般人跑去陆家寨需要半个小时,我会在十分钟内赶到。”鲍安婷对山上的每一棵树和每一棵草都很熟悉——他知道松树和沙树在哪里种,李子和橘子在哪里成熟。

"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当我提到潘婷的时候,我们的孩子都很害怕."白洋村的乡党委书记李润平记得当时有很多人偷偷在山上砍柴。鲍安婷每天都带着弯刀到处走,吓唬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砍树的人。

“我是游侠,遇到乱砍树木会管。只要我在这里,没有人能破坏公共财产!”多次直接遭遇,鲍安婷从不畏惧。

在坚持原则的同时,他也注重策略。“伤害别人绝对不好。携带弯刀不仅是一种威胁,而且是有用的。它是用来切篮子的。”原来,当地人都用竹篮把砍伐的树木扛下山,而不伤害人。鲍安婷摧毁了他们的交通工具。"几十年来,已经有几十个破篮子了."

经过多年的登山和护林,鲍安婷也拯救了许多人。

“过去,山上有许多野生动物,如豹子,人们经常受伤。”参观这座山时,他遇到了野生动物和村民之间的冲突。鲍安婷总是保护他身后的村民,首先把野生动物吓跑。“士兵,勇气,技巧更好。只要他能负担得起,野生动物就害怕人。”

“我于1953年入党。我是老党员,不能给党和国家带来麻烦。”

时光飞逝。鲍安婷当年精心照料的许多植物和树木已经长成天上的大树。当年被鲍安婷救出的村民不是去世了就是搬走了。只有已经老了的鲍安婷还留在这片山林里。

灰色的墙,灰色的瓷砖,房子前面的绿树,成群的鸡鸭,依偎在母羊身边的羔羊...毛家湾雨后,鲍安婷弯腰喂鸡鸭。

“现在,我每月有1960元的养老金,老党员补贴140元,社会保障115元...党的政策很好,不担心温饱问题。”鲍安婷举起手指数了数钞票:“这房子是真的吗?他们一家人搬到了镇上。”鲍安婷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他的妻子去世多年了。除了大儿子鲍善平,他已经成家了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然而,鲍安婷也有些遗憾。1961年,因为家庭太困难,他的母亲以10元钱的价格卖掉了他的纪念章“抗美援朝”。“铜,有两个双倍英里。当时,用10元钱换了一大筐萝卜苗,解决了一段时间的家庭吃饭问题。”

今天,在鲍安婷的黑色塑料袋里,除了两张奖状和寄给家人的祝贺报纸外,还有“八一”帽徽和“和平万岁”纪念徽章。

“我们村有五个人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,但只有鲍老才是真正在战场上经历过子弹并赢得战争的人。”李润平竖起大拇指:“尽管努力工作,老人从未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。”

“鲍安婷在战场上险些丧命,两次赢得战争。他不仅没有告诉组织和政府他是什么时候复员的,而且他在去年开始收集退役士兵的信息时甚至没有提到这一点。谈到这件事,垫江县民政局特护处处长韦杰表达了深深的情感,“这是一个老党员的第一颗心,他隐藏了自己的名声,默默奉献。”

“我于1953年入党。我是老党员,不能给党和国家带来麻烦。”鲍安婷的声音像洪钟的声音,但群山似乎在回响。

秒速赛车pk10官网 辽宁11选5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